【離譜法官】要女助理按摩刮痧當傭人 法官遭降級

【離譜法官】要女助理按摩刮痧當傭人 法官遭降級

新竹地院一名法官要女助理按摩刮痧當傭人,遭到降級處分。(中時資料庫)

曾任新竹地方法院法官吳姓法官要求女助理爲他刮痧按摩、處理私務;又歧視懷孕的律師轉任法官班實習女學員,案經監察院彈劾,懲戒法院 職務法庭認定他的言行,超過社會一般通念所能容許的程度,不尊重性別平權,嚴重損害司法形象,今年4月20日遭判決免除法官職務,降爲司法事務官。

法官學院38期結業的吳姓法官,曾任職新北、苗栗地院法官,調任新竹地院後任庭長,前年卸任庭長,去年1月遭停職。吳任法官的月薪18萬4040元,未來轉任司法事務官,薪水將會降爲10萬5200元。

盛弘射3箭 拚2022年转骨

吳擔任新竹地院民事執行處庭長時,配有3位法官助理,2019年間陸續要求助理幫忙他尋找女兒家教、代訂餐廳,提供香港自由行的行程規畫,辦理他香港簽證等,處理與法院業務無關的私事。

心脏染色

传台积电加入抢柜行列 阳明:全力配合重大业务

2018年8月至2019年2月,吳4次在辦公室內緊閉門窗,要求女助理 用刮痧板及手指爲他刮痧與按摩,部位包括頭頂、後腦、太陽穴、雙 肩、後頸及肩下背部,讓女助理感到莫大的屈辱、難堪、痛苦及不受尊重。

吳男2017年到2018年擔任律師轉任法官班的學員兼任導師,動輒以 「不要給我抓到把柄」等言詞,恫嚇及威脅學員,讓學員心生壓力, 甚至打算放棄實習;他得知女學員懷孕後,竟說會請產假,要她分發 時不要填新竹地院。

新竹地院接獲檢舉展開調查後,吳男分別撥打長達32分鐘、91分鐘 的電話給助理,打算以身分與職務上的權力,要助理稱是幫他刮痧而非按摩,且是出於善意主動刮痧,擬統一說詞來規避責任。

職務法庭審理後認定,吳的行爲嚴重損及司法形象以及人民對司法的信賴,昨日判決免除法官職務,轉任桃園地院的司法事務官。

太阳能业者建电站 瞄准渔电共生

怎么会让莫斯科号沉没?俄罗斯名主持人气炸要答案

赵建民:陆和平统一政策恐将改变 统一提上日程